• 快捷搜索
  • 全站搜索

构建公允、有序的第三方支付服务市场秩序

2016-11-14 16:25:36作者: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 殷实编辑:金融咨询网
未获许可无牌机构引发的种种支付业务乱象将是第三方支付监管问题中不容忽视的一个问题。本文分析了“互联网+”大背景下无牌机构存续的原因、产生的影响以及规管建议,强调正本清源、循规治理,构建公允、有序的支付服务市场秩序。

人民银行依法对第三方支付业务发放《支付业务许可证》至今近五年,持牌机构达到两百余家,支付业务超过400亿笔、30万亿元,非银行支付产业的日渐形成可总结为“循法而治、因法而兴”。进入2016年,人民银行将启动关于许可证的续展审查工作,持牌机构将此视作监管部门设置的“大考”,其实也是监管部门对行业发展的“回头查看”。未获许可无牌机构引发的种种支付业务乱象将是其中不容忽视的一个问题。本文分析了“互联网+”大背景下无牌机构存续的原因、产生的影响以及规管建议,强调正本清源、循规治理,构建公允、有序的支付服务市场秩序。

  2010年,人民银行发布《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将非金融机构从事各类型支付业务纳入国家支付体系统一监管。人民银行在制度设计上考虑了过渡期安排,允许制度建立前已从事支付业务的存量机构自主决定退出市场或在实施后一年内获得许可。多数机构重视监管要求,希冀合规发展,按照条件积极申请并先后“持牌上岗”,政策红利有目共睹,支付服务市场蓬勃兴起、发展迅猛,非银行支付产业逐渐形成。但是,在行业高速发展的进程中,尤其是在“互联网+”如火如荼发展的大环境下,还有相当数量机构既想通过支付业务谋利,又不愿遵守行业规则,觊觎“浑水摸鱼”,俗称无牌机构。近年来,无牌机构风险事件不断发生,客户持有的预付卡不能使用,商户无法及时收到刷卡资金,团购网站、P2P平台等携款跑路,客户蒙受资金损失。从支付产业整体有序发展的角度,在强化持牌机构规范发展的同时,确需统筹考虑无牌机构支付业务的有效整治工作。

无牌机构支付业务存续原因

  1.支付市场“有利可图”

  相对于持牌机构,无牌机构不受约束,业务开展自由度大,更好地契合了市场上纷繁多样的支付服务需求。相对于持牌机构对商户准入提出的繁琐要求,无牌机构在商户审核方面“灵活度”很高,他们采取商户或个人用户的低准入门槛甚至零准入门槛等方式,更有甚者放任明显虚假商户接入系统,凸显其支付服务的易得性,普通商户尤其是小微商户“乐于接受”。此外,无牌机构的支付服务更灵活、成本更具优势。无牌机构以更低廉的价格提供支付服务,对商户和用户具有致命的诱惑。一般的企业、居民对支付业务了解不够,风险防范意识淡薄,难区分有无资质机构,但经不住费用优惠、衍生的信用卡套现等“针对性”服务的诱惑,为无牌机构的存续提供了生存基础。

   2.违规持牌机构“狼狈为奸”

   正如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的竞争与合作关系一样,无牌机构与持牌机构理论上是支付业务的竞争者,但事实上构建了一种各取所需、利益共生关系。无牌机构的支付业务大多需要依赖于合法支付服务渠道完成,例如无牌机构发行多用途预付卡,仅需在持牌机构的受理机具内加装相应软件即可受理,不仅拓展了业务,还节省了系统建设、机具定制布放等成本。持牌机构据此获得商户、获得收益。近年来,市场上疯狂拓展的银行卡收单“二清机构”(未取得收单资质的公司)的基石多为持牌机构,持牌机构则通过“二清机构”拥有的地缘优势等扩大业务区域、增加商户规模。不排除一些持牌机构因生存压力巨大不得已为之,但也不乏一些机构故意选择与无牌机构合作,以期规避监管。“二清机构”以持牌收单机构外包服务商身份拓展商户,程序不规范,商户资质差甚至纯粹以套现为目的,持牌机构事实上签约了高风险商户,但这些商户并不体现在其商户名录,也就规避了监管部门的检查。

  3.监管体制“有机可乘”

   银行卡刷卡手续费费率差别大,银行卡线上、线下业务的价格体系不统一,为无牌机构展业提供了套利空间和生存土壤。预付卡业务分为单用途和多用途,分别由商务部和人民银行管理,但各自关于所规范预付卡业务的定义有重有漏,监管手段也有松有紧,无牌机构预付卡业务在有关制度的解读和争议中得以产生与发展。目前有关支付业务的行政法规效力普遍层次不高,对无牌机构的认定标准、主管机构、违规后果、客户保障等内容存在争议,行政管理部门的监管力量、监管手段也相对滞后于市场发展,面对无牌机构乱象显得有心无力。

无牌机构支付业务的影响

  对于合规经营的持牌机构,无牌机构游离于监管之外,合规成本低于持牌机构,客观上导致支付服务市场中从事同样的业务遵循不同的规则,构成了威胁与不公。特别是一些没有风险意识、一味强调“短、平、快”的无牌收单机构,在业务拓展中以各种不正当手段抢夺商户,具有一定市场影响后就会吸引更多商户,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非良性竞争环境,让遵章守纪的持牌机构在竞争中处于劣势。这极有可能引发破窗效应,诱使持牌机构按照无牌机构的模式违规拓展业务,冲击正常的支付服务市场秩序。

  对于广大公众,无牌机构支付业务不能有效保证其合法权益。无牌卡机构随意挪用客户备付金,收单机构任性截留应结算商户资金,资金风险隐患大。近年来,先后发生无牌卡机构、银行卡收单“二清机构”携客户备付金跑路事件,社会影响恶劣。违规与无牌机构合作的持牌机构在风险暴露后大多将责任转嫁无牌机构,如此层层转嫁,最终损失很可能由商户承担,严重伤害商户合法权益。

  对于监管部门,无牌机构支付业务损害其监管严肃性,并对支付行业整体声誉造成潜在危害。多数无牌机构重眼前利益,轻良}生可持续发展,业务设施可靠性、风险防控能力较差,对“客户实名制”、“套现等非法交易监测”等规定重视不够、执行不力,为洗钱、套现等违法活动提供可乘之机,变造了虚假的繁荣交易,不利于行业整体发展。因无牌机构大多依托持牌机构开展业务,这不仅容易导致风险向正规金融体系蔓延,还将对合规持牌机构的声誉产生不良影响,对整个市场的长期健康发展造成破坏。

规管建议

  监管部门宜分析无牌机构支付业务所具有的分散、隐蔽、灵活等特点,综合考虑现有的监管力量、监管手段、无牌机构与持牌机构的关联关系,统筹运用行政措施和市场手段。一方面加大力度规范持牌机构,明令禁止持牌机构为无牌机构开展支付业务提供渠道,切断无牌机构生命线,借力打力间接推动对无牌机构的清理。另一方面给予持牌机构必要的支持,特别是按照分类监管的思路,鼓励合规意识强、业务能力强的持牌机构依法合规开拓市场、做大做强,通过持牌机构的发展壮大压缩无牌机构生存空间,让无牌机构没有生存土壤知难而退。

  银行及支付机构等持牌机构要树立“维护行业秩序人人有责”的意识,通过用户行为分析提升发现和甄别无牌机构的能力和手段,有效识别无牌机构,阻击违规合作持牌机构。特别是在非银行支付产业具有一定影响的大机构,要在构建与维护支付市场秩序方面贡献力量,为监管工作提供有力支持。

  行业自律组织宜多渠道、多形式组织支付业务知识宣传活动,加大对行业监管政策、无牌机构支付业务危害等内容的宣传,使社会公众认清、知晓无牌机构支付业务的手段、隐患和危害,增强违规业务识别能力,自觉选择持牌机构支付服务,坚决抵制非法支付服务或产品,阻断无牌机构支付业务的“群众基础”。通过从业机构黑白名单、行业风险信息共享等工作安排,采取随机抽查、告知承诺、举报奖励等措施,通过多层次、多维度的市场监督力量,巩固、完善政府监管、机构自治、行业自律、社会监督的格局,共同维护支付服务市场发展秩序。

(文章来源:《金融电子化》杂志)

扫码即可手机
阅读转发此文

本文评论

相关文章